2018年12月31日

故事时效性较弱,因此即便现在拍,金庸小说、《金粉世家》等作品无论从情感支持,到影像展示、特效技术的升级,都不难赋予新的表达。故事时效性较弱,因此即便现在拍,金庸小说、《金粉世家》等作品无论从情感支持,到影像展示、特效技术的升级,都不难赋予新的表达。

  “只要创作者能保留经典原著的思想精髓、情节主线,照样很有可能得到观众喜爱的。他国过大的时代审美差异。”但反观都市、言情、偶像ip,大部分都带有强烈的时代情感共鸣,翻拍的风险也会随着时代变化而提高。梁振华以上世纪90年代的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举例。当年该剧引起壮大轰动,正是原因触动了70、80后的情感末梢;但如今的网生年代,观剧主体是90后、00后的年轻人,如果把《将爱情进行到底》原汁原味翻拍,必然与当下年轻人的情感认知脱节,“就像琼瑶的作品在当年风靡,正是原因生活艰难,她为观众造了一个很美的梦。

  但如今年轻观众都喜欢看具有强烈制服意味的‘大女主’戏了。因此想要符合现在观众的审美,必然要进行颠覆式的改编。但完全颠覆后,《将爱》照样《将爱》吗?《还珠格格》照样《还珠格格》吗?”梁振华坦言,如今年轻人爱看的是《致我单纯的小优雅》《人不彪悍枉少年》这类更加生活流的青春剧,即便无法无天总裁爱上灰姑娘的ip剧翻拍质量上乘,但如果真的“延续经典”,必然会与当代情感表达产生落差,很难再复制社会影响。

  新版电视剧《涩女郎》的编剧顾小白表示,他接下《涩女郎》改编工作,是认为这部漫画有强烈的时代共性,具有再次翻新的价值,“这部作品写出了大都市人的各种精神困境,有点疯狂,甚至有点迷失。朱德庸当年的漫画特意具有前瞻性,这四个首要人物放在不同年代,观众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所以在当下完全有可以创新的可能性。”翻拍仍需创作力如何将一部经典ip通过二次创作,重新与时俱进,是创作者困惑的源头。

  不少编剧都认为,大部分翻拍做得不好,正因其违背了创作规律,只是机械性地复制。一位编剧坦言,很多编剧方在写翻拍剧本时,都是重新捋顺人物关系、将首要剧情保留、经典台词也原封不动地复制。

  所谓创新,不过是让人物背景更符合当下,扩容配角的戏份而已,“原因很多剧方忧闷,颠覆太过头,原剧粉丝不买单;不改编的话,剧情又显得过时。所以机械性地复制是最保险的,不仅对编剧要求不高,还能够打着‘还原’的旗号吸引观众。”梁振华也坦言,很多翻拍从实质上讲很难归为创作,大多都是在单纯消费过去的内容,为新作制造话题,但丧失了和经典作品对话或致敬的意义。

  “翻拍的趣味就在于,我们要用今天的时代,去看待过去的内容,并为它赋予全新的时代意义和影响力。古代经典翻拍,我们需要通过创作写出当今年代对它的理解;时装剧翻拍,也应该要有绝对把握,在某个领域和过去时代做得完全不同。”新《涩女郎》怎么改?顾小白在改编《涩女郎》时便试图采用新时代的对话方式,重新以新视角审视《涩女郎》中的四位都市女性和她们的爱情、婚姻观。

  但他坦言,保持原本的特色,又能与当下结合,这样的精准再创作,对编剧很有挑战性,“如今跟《粉红女郎》播出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折,即便时隔三年、五年,社会都完全不同,所以我们需要更符合当下年轻人的生活态度。比如以前的结婚狂,放现在她可能也是天天喊着结婚,但我们没必要再质疑她了,原因这个年代很多美女也可能是结婚狂。

  所以我们要挖掘当代的结婚狂她想追寻什么。比如哈妹,放在现在可能就是一个90后,甚至00后,她的属性会带有更多的梦幻色彩,她可能会玩cosplay,会打热门嬉戏。”顾小白坦言,以前看过《粉红女郎》的观众,也许会认为新版有一些颠覆性,但实际上翻拍的作品需要看出日新月异,“我们希望让它更合理地创新,或者说是在更符合目前时代环境的前提下,进行更确切地创新。

  ”采写/新京报记者张赫新闻推荐张卫健式喜剧回归是什么意思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