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日

河森堡在网上不测中看到了一位学者对黑猩猩研究的有关文章。河森堡在网上不测中看到了一位学者对黑猩猩研究的有关文章。文章的大致内容是,黑猩猩和倭黑猩猩是自然界与人类有着最近亲缘关系的两个物种,它们原来有着共同的祖先:某种古猿。

  后来简略在150万年前左右,刚果河形成了,这条巨河恰好从古猿祖先的栖息地中横穿而过,可原由古猿不擅游泳,它们就被迫分布在大河的南北,大河北岸的古猿渐渐演化为黑猩猩,大河南岸的则渐渐演化为倭黑猩猩。这两种猿类虽然在外貌上差别不大,性情却有着壮大的差异。黑猩猩性情凶狠,彼此之间充斥着残酷的暴力和仇杀,偶尔甚至会集体行动起来,对同类族群实施种族灭绝行动;而它们的近亲倭黑猩猩却温柔得多,彼此之间和睦相处,暴力仇杀非常罕见。

  那么,两种亲缘关系如此近的猿类为何在性情上却有着如此壮大的差异呢?学者推测,这可能是原由刚果河的北岸还生活着大猩猩,大猩猩食量很大,力大无穷,它们经常会占据一些黑猩猩的食物,而黑猩猩对此却毫无办法。为了争取匮乏的资源,黑猩猩们不得不靠暴力来解决争端,在这种环境下,它们凶狠的性情就会得到筛选和强化,反之,刚果河以南他国大猩猩,倭黑猩猩不会遇到黑猩猩面临的那种匮乏,这一物种生活在丰饶之中,暴力就他国了存在的必要,所以倭黑猩猩普遍热爱和平。

  这个研究虽然还他国成为学界的公论,但却让河森堡有了联想,“从我在国家博物馆的知识积淀来看,匮乏的压力不仅塑造了黑猩猩,还塑造了我们人类,人类的历史与匮乏两字紧紧纠缠,我们之所以是这个样子,人类的历史之所以是这个走向,往往是原由有些必不可少的东西处于匮乏之中,我们无论是转变性状还是转变行为,其实在本质上都是为了解决某种匮乏。

  匮乏就好像是一个幽灵,你长期作威作福真实地征服它,但是,也正是在和它不断搏斗的过程中,我们这个物种才得以走到今天。这场搏斗已经持续了数百万年,我想以这场搏斗为主线,把我在国博这几年的积淀串联起来写成一本书,书名我定为《进击的智人》,所谓的进击,就是一边搏斗,一边前行。”河森堡说。充足灵动色彩的旧石器时代那么,《进击的智人》究竟是一本什么样的书?数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一个被大自然筛选的人种——智人,伴随着各式各样的匮乏压力,渐渐成为世界的主宰者。

  十万年后的我们,照旧生活在壮大的历史惯性之中。智人是如何顺利通过造物主的层层考验,终极拥有了主宰世界的力量?而同一时空的其他人种比如直立人和尼安德特人呢?为何会渐渐被大自然淘汰,成为智人在漫长进化过程中的陪跑者?河森堡笔下的旧石器时代,充足了灵动的色彩,有混沌初开的蛮荒,有人性乍现的智慧,还有一种来自大自然的底层力量——匮乏,塑造着人类和历史。

  匮乏的环境筛选出拥有充实脑力的智人,他们中的一部分走出非洲,来到亚洲大陆,创造了辉煌的华夏文明,然而自然的匮乏全始全终存在,不同时空的人类又该以何种姿态应对,实现与大自然的交流和对抗,实现自我的平衡与进化?这是个永久的议题。国家博物馆讲解员8年知识沉淀,加上一贯的擅长讲故事的能力,《进击的智人》一推出就获得了众多关注。

  马未都感叹后生可畏;蔡康永说“他一张嘴就能带你追溯上千上万年的历史”;陈晓卿评价“河森堡的文字会让我们重新意识这个世界的过往和人类拥有的壮大能量。”成名后觉得人格又发育了一次虽然《进击的智人》里面提到非常多的动物以及远古生物,但河森堡表示,自己最喜欢的还是倭黑猩猩,原由“它们不喜欢暴力,对待彼此非常和善”。

  不过在工作之外,河森堡却喜欢格斗运动,“我喜欢格斗运动中的那种清晰的胜负,不喜欢暧昧不清的东西”。河森堡本名袁硕,结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之所以给自己取名“河森堡”,是原由“小时候非常景仰德国的物理学家海森堡”,“但是我知道我这一生都不可能取得他那水平的成就,所以就把自己降了一格,大海之下为江河,他是海森堡,我就是河森堡了”。

  8年的国家博物馆讲解员经历,有他国感触最深的一个人或是一件事?河森堡说:“曾经有个老人家,自称已经100岁出头了,坐着轮椅看完了《复兴之路》,她是整个20世纪历史的见证者,看完展览后她说,生活确实越来越好了。

  ”从默默无闻的博物馆讲解员变成拥有几百万粉丝的科普大v,河森堡的工作和生活显然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他认为,成名对他的最大影响,是“人格又发育了一次”,“比之前慎重顺滑了很多,严重是互联网给我的反馈太多了,而我又是一个非常喜欢自我反省的人”。除了《进击的智人》,如果再选5本关于人类学的书推荐给读者,河森堡的推荐是:从地理的角度阐述人类社会命运的《枪炮病菌与钢铁》;阐述生命历程中一些壮大飞跃的基本原理的《生命的跃升》;从基因和生命的角度看历史和当下的《生命密码》;从全新的角度意识反社会行为的《暴力解剖》;纠正了很多人对于“灵敏”两字的偏见的《人类的误测》。

  

0